定安县生活网
主页 > 娱乐新闻 > 文章列表

知世派|这个问题,需要脸书和扎克伯格自己回答!-中

发布日期:2020-09-11 06:30   来源:未知   阅读:

  写在最后: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新媒体时代,社交媒体承担着提供快速可靠信息的责任。但很明显,无论阿瓦兹组织报告中涉及脸书公司的研究是否值得我们进一步挖掘,但脸书对假信息的纵容和忽视是值得人们认真审视和重视的。扎克伯格和他的脸书必须向他27亿的用户说明清楚,疫情期间,这些漫天飞舞如雪花般飘散的谣言是不是造成某些地方疫情失控的其中一种原因?是不是某些人拒绝科学的“科学”依据?脸书这个平台,是不是因为某些政治利益,故意纵容一些有针对性的谣言?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15/business/media/coronavirus-facebook-twitter-social-media.html

  可惜的是,这么大的数据量中,只有16%的假消息被打上了警告的标签。

  https://qz.com/1039910/how-facebooks-news-feed-algorithm-sells-our-fear-and-outrage-for-profit/

  这份长达33页的报告在开篇就明确表示,脸书在疫情期间没能保障人们的安全和知情权,“涉及全球的卫生假信息传播网络至少覆盖了5个国家,去年(2019年)在脸书平台上产生了38亿的阅读量”。

  对于一个以传播信息和社交为基础的产品,如果在涉及一些关键话题的事情上,只剩下了不到两成的可信度,那无疑是一件很悲剧的事情,而关于脸书的悲剧,要从这里讲起……

  “25岁以下的人,新冠病毒的致死率是百分之0.00008,也就是125万分之一。”这个论调是不是很熟悉?

  就是这么假的新闻来源和论调,获得了2.5亿的阅读量,而励志于提供可靠信息脸书和扎克伯格竟然还能够说得出多亏了他们的“全球事实查证网络”。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么?看看阿瓦兹组织的报告中都写了些什么。

  在脸书上,Realfarmacy网站的公共主页仍“健康地”存在着,获赞118万,还有118万的关注者,而其机构身份是“新闻与媒体网站”。

  秉着不偏听偏信一家之言的原则,我们成功地找到了排名第1的Realfarmacy网站。

  声明还称,“我们已经引导超过20亿人从卫生部门获得资源,当有人试图分享关于Covid-19的链接时,我们会给他们显示一个弹出窗口,将他们与可信的健康信息联系起来。”

  8月19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一份报告发出了警告,“脸书威胁公共卫生”。而在报道中,BBC提到了一个名叫阿瓦兹(Avaaz)的组织,这个组织关注了在脸书上来自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这五个国家的账号,并且对这些账号的内容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分析。认为尽管脸书方面对一些假信息进行了所谓的“事实查证”(Fact check),但只有16%的假信息被打上了警告标签。上文的16%就出自这个组织的“研究成果”。

  报告还透露,这些传播假信息的网站内容量在2020年4月达到峰值,在 Facebook上的浏览量达到大约4.6亿次,而当时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范围内加剧。

  而后面的剧情在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帮助下”却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没错,就是现任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为了推进自己的复产复工,表示“年轻人对新冠病毒几乎免疫”。这其中的关联,不得而知。

  巧合的是,就在今年,当美国拥有550万新冠感染病例,17万人死亡,美国经济面临重大挑战,不少人因为疫情焦虑不安的时候,扎克伯格的身价,涨了。

  作者:查希

  福克斯新闻:“纽约市医院病人埃博拉病毒检测呈阳性”。(缺少:在公共场合时并未感染)

  今年3月24日,美国“知名”互联网巨头脸书(Facebook)在自己的网站上有这样一个类似“声明”的东西。“声明”的大意十分简单:“保证我们的服务在Covid-19疫情爆发期间稳定且可靠。”

  然而可悲的是,恐慌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但数十亿美元直接变成了这些社交媒体的广告收入。在歇斯底里的情绪结束之前,通过算法,与埃博拉信息有关的媒体的数百万美元不动产被买进或者卖出。

  2017年,美国《石英》杂志就讨论了社交媒体在制造人们焦虑和传播恐惧和假新闻中扮演的角色。

  哦?难道是新闻界的同行?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于是翻看了一下这家“新闻网站”的内容后,我们发现是这样的。(下图)

  于是,我们继续打开了Realfarmacy网站,映入眼帘的是这样的景象。

  《纽约时报》:“纽约的医生感染埃博拉病毒而生病”。(缺少:专家表示在感染之前就已经被隔离)

  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53820225

【编辑:田博群】

  李逵还是李鬼?假新闻网站藏污纳垢

  正如报告中的例子所表明的,涉及健康内容的误导性信息往往是耸人听闻切具有挑衅性的,因此这些内容会获得更大的关注。反过来,这种关注将被算法解释为进一步在新闻提要(News feed)中推送这些内容的原因,从而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在这种恶性循环中,算法始终如一地、人为地提供错误的涉及健康的信息。

  也就是说,人们的恐惧变成了假新闻传递的动力,变成了一次又一次的点击和阅读,最终成为社交媒体巨头腰包中的钞票。

  阿瓦兹组织报告称,Realfarmacy网站2013年通过一个在巴拿马的私人服务机构注册,分享了很多关于COVID-19疫情的虚假信息和阴谋论,而该网站和它的三个负责传播的脸书页面在一年的时间里就获得了5亿的阅读量,成为了目前为止涉及医疗卫生的最大假新闻网站。

  是的,如果输入COVID-19或者Coronavirus搜索,得出的信息中,可以明显看到某邪教组织御用喉舌的假新闻,里面更是一以贯之的妖魔化中国的表述。

  https://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8645063/Up-84-Facebook-posts-medical-misinformation-not-false-content-warning-labels.html

  https://secure.avaaz.org/campaign/en/facebook_threat_health/

  CNN:“纽约的医生埃博拉检测呈阳性”。(缺少:专家表示对公众不会造成危害)

  随着各大新闻实体争相利用人们对埃博拉的集体恐慌,一股疯狂的诱导式点击和可怕的叙述方式出现了。而在社交媒体上更为严重。社交媒体争相炒作,信息爆炸式增长,每一秒就有6000条推文被发出,这使得疾病控制中心和公共卫生官员们争先恐后地遏制向各个方向传播的错误信息。人们的恐惧伴随着这样的信息广泛传播,如影随形。这种情绪化的反应以及与之相关的媒体为报道此事机构带来了数十亿的阅读量。

  阿瓦兹组织的负责人法迪?古兰(Fadi Quran)表示:“脸书的算法成为了一个对公共卫生的主要威胁。扎克伯格承诺过在疫情期间提供可靠的信息……但他的算法却毁掉了这些努力,将27亿用户中的许多人推向了传递错误医疗信息的网络。”

  再例如,病毒是武汉的实验室制造的陈词滥调。似乎发现了为什么这样的信息没有被Fact check的原因……

  被社交媒体操控、牟利的恐惧与愤怒

  Facebook算法的锅?他们的算法扮演了什么角色?

  https://thehill.com/policy/technology/512618-health-misinformation-quickly-spread-on-facebook-amid-pandemic-report

  报告中提到,Facebook的算法根据一系列变量和计算来决定用户在新闻提要中看到的内容以及内容的放置位置。比如,一篇帖子收到的反馈和评论的数量,用户是否对群组内容和页面帖子表现出兴趣,以及一系列其他信号。Facebook称之为“排名”(Rank)的新闻提要中的位置是由算法决定的,而算法对相关内容提供了显著的放大效果。

  然而,这个连创始人都可以为了抹黑中国,在听证会上满嘴跑火车的企业的声明,究竟有几分可信呢?如果以涉及公共卫生,甚至是新冠疫情的信息处理为标准,16%是个非常值得注意的数据。

  参考资料:

  而更加令人担忧的是,对该算法生成的健康相关虚假信息内容的关注度增加将进一步增加分享错误信息的页面或者网站的可见性和用户数量。

  这种言论就不需要多做解释了吧?而直到现在,这个Po文仍在脸书上安然存在,发挥着它的作用,741条评论和1083次分享似乎也告诉我们这意味着什么,这样具有误导性的反智信息并没有得到脸书平台的事实查证(Fact check)。

图片来源:阿瓦兹组织报告

  知世派|这个问题,需要脸书和扎克伯格自己回答!

  脸书方面在声明中辩称,“我们和阿瓦兹组织有相同的目标??限制错误信息。多亏了我们的全球事实核查网络,从4月到6月,我们对9800万条关于Covid-19的错误信息贴上了警告标签,并删除了700万条可能导致危害的内容。”

  而据该报告介绍,者10个假新闻网站传递的信息的阅读量也远远超出了世界上排名前10的官方卫生机构的网站。而就在全球疫情急转直上的4月,假新闻网站的阅读量约是官方卫生机构网站阅读量的4倍。

  报道还称,如何可靠地捕捉人脑的注意力是21世纪最重要的新趋势之一。这一发现就像我们历史上的每一项重大发明一样,有着难以预测的意外结果。如果我们希望继续生活在一个共同的现实中,我们必须愿意以清醒的头脑看待这些结果。作为一个物种,解决我们最大的问题,从气候变化到流行病,再到贫困。这需要我们对我们面临的问题有一个共同的叙述:真正的威胁以及我们愤怒的真正原因。

  为此,阿瓦兹组织在网上追踪了82个已知的传播关于健康领域假信息的网站并找出了其中的前10名,而这些假新闻网站的核心内容都通过脸书的页面、群组和个人资料链接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而排名前10名的这些网站,更是贡献了假新闻阅读量(上文中的38亿次)中的40%,即15亿次,排名第1位的Realfarmacy网站就有大约2.5亿的阅读量。

  这还只是美国传统媒体的“功劳”。人们以为到这儿就为止了么?不,在后面的24小时中克雷格医生变成了纽约城中最恐惧的人。

  这个网站的脸书专页上还有这样的信息:“如果口罩管用,为什么要保持6英尺的距离?如果6英尺管用,为什么要带口罩?如果这两个都管用,又为什么要封城呢?”

  而这,也只是涉及疫情的假新闻中的一小部分。

数据来源:阿瓦兹组织报告,2019年5月28日-2020年5月27日数据

  当时的报道讲了一个故事,一位名叫克雷格?斯宾塞的医生,在参加了几内亚治疗埃博拉病人的任务后返回了美国纽约休假,在被隔离很久之后被病毒感染。他按照要求通报了自己的病情,并且专家保证了他对公众不会造成危害。

  这些问题,扎克伯格需要作出解释。

  《石英》杂志网站用上面这张图描述了这个信息被CNN、纽约时报和福克斯新闻网加工的过程。

  此外,报告还提及,Facebook承认在该平台上仍然有约1.25亿个活跃的虚假账户,数量惊人,它们也在不断地扭曲算法,使其无法代表那些真实存在的用户需求。

  不过,在BBC的报道中,我们也看到了脸书方面针对此事的回应:“这些发现并无法反映我们(脸书)做了什么。“